• 【轉型進行時】“四不像”:產業轉型升級“強引擎”(下)
    发布日期:2021-09-05 20:56   来源:未知   阅读:

  轉型出雛型,關鍵在於創新,聚合了創新主體的新型研發機構必將釋放出科技體制重塑性改革的成效和紅利,為轉型發展蹚新路積蓄源源不斷的新動能。

  有人把“四不像”新型研發機構比作是“黑匣子”,在“黑匣子”一端輸入技術,經過魔變,從另一頭出來的就是商品。識別新技術,產品變商品,有了魔法“黑匣子”,技術轉化的“死亡之谷”不再是不可逾越的天塹。

  山西提出要打造一批覆蓋科技創新全周期、全鏈條、全過程的高水平創新平台,力爭到2025年建成500家新型研發機構,其中200家省級新型研發機構將引進200名一流創新人才,集聚上萬名科研人員。500家新型研發機構建成之后,會對重塑創新組織體系,提升自主創新能力發揮出怎樣的作用?山西省科學技術廳辦公室主任張潤澤認為,這個目標的實現,對於我省打破傳統研發機構體制機制羈絆,解決高端創新資源不足、創新能力薄弱等問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可以想象出,我省科技事業將呈現出創新涌動、活力迸發的局面。張潤澤說:“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我省提出,要引進共建一批,培育新建一批,整合組建一批,提升改建一批,利用三年時間,逐步推動我省體制內存量的研發機構改造為新型研發機構,利用財政資金新設立的研發機構全部按照新型研發機構的標准建設,對社會資本參與成立的研發機構,通過政策引導支持其建設為新型研發機構。”

  “新型研發機構是順應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產物,高等創新研究院成立之初就是按照‘四不像’的標准來做的。”山西高等創新研究院副院長韓忻彥這樣說,“省裡對科研體制改革寄予厚望,高研院正是非常好的實踐,它的建院方針是‘頂天立地、兼容並蓄’。‘頂天’是用好世界一流的科技成果,‘立地’是好成果落到山西,為轉型綜改和大健康作出貢獻,‘兼容並蓄’是不求所有,但求所用,廣納賢才,整合資源,為山西轉型作出貢獻。”

  創新是第一動力,人才是第一資源,作為新型研發機構一定有著特殊人才匹配模式,打造人才“強磁場”。

  山西高等創新研究院坐落在山西轉型綜改示范區,吸引了眾多醫學界的“大咖”落戶,為山西生物醫藥產業發展提供了強大助力。去年底,劉志達博士以學術帶頭人的身份加入,開展腫瘤免疫治療策略及藥物研發工作。落戶山西,是他看中了山西生物醫藥產業發展的前景和市場,這也是很多高端人才加入高研院的初衷。截至目前,高研院已經吸引了60余名海內外科研人員,其中博士學歷佔員工總數的25%以上。劉志達認為,“高研院不僅注重基礎研究,更注重科研成果轉化,相比傳統科研機構,這裡學術論文的壓力相對較小,能讓我們有更多的精力去思考臨床上急需解決的問題,也能讓科研更好地服務臨床。”

  濃厚的學術創新氛圍,國際化、專業化的科研水平,為高研院打造了一流的科研軟環境,更為關鍵的是,作為新型研發機構,能夠激發出科技研發的新活力。高研院院長助理崔慶為告訴記者:“這裡無編制,人員能進能出﹔無預算,薪酬可高可低﹔無級別,崗位能上能下。正是因為這些特點,很多科研工作者選擇到這裡來。隻要有真本事,能做出科研成果,能有推動產業發展的技術,那就有存在的價值。”高研院通過搭建科研平台,打造人才“強磁場”,吸引了國內外相關領域的科研力量,特別是在腫瘤免疫治療方面與省內多家醫院開展合作,已取得突破性進展,將大力提升山西生物醫藥產業的集群效應。

  不對論文、獎項設置硬性要求,人才能進能出,崗位能上能下,重點看創新成果能否產業化。高研院如何對個人能力進行考核?據了解,高研院實行全員聘任制,對引進的獨立項目負責人聘期一般為五年,項目中期進行考核,對科研成果、成果轉化、產生效益、目標任務等方面進行打分,獲得優秀繼續聘任,繼續加大支持力度。如果任務沒有完成,就可能解聘。

  近年來,全國各地都在加快建設高水平新型研發機構,以提升區域內的創新體系整體效能。浙江提出,到2025年建設新型研發機構500家,在十大標志性產業鏈和重點領域實現全覆蓋。山東每年給予不超過500萬元的補助,支持企業向新型研發機構購買研發服務。河南鼓勵建立新型研發機構,對新認定的省級以上孵化服務載體,符合條件的,省財政給予一次性資金獎補。

  新型研發機構要想落地、生根、成長,離不開陽光、雨露、空氣的滋養,如何博取眾家之長,用好政策的指揮棒,加快推進山西新型研發機構建設?張潤澤說,我省提出了在科技研發、財政資金、市場化運行、成果轉化、要素保障等五方面的支持政策。

  新型研發機構因市場而起,因市場而興,如何在挑戰中擁有強大的生命力,這是高研院從建院之初就在思考的問題。韓忻彥說:“雖然高研院是在政府的強力支持下建立起來的,但是政府也建立了五年后的退坡機制,這正是高研院生存發展所面臨的大考驗。是否具有自我造血功能、瞄准市場的眼光,有市場接受的產品,從終到始的逆向思維,這都是新型科研機構發展所應該思考的問題,而不是說,為了設置而設置。”

  切忌為了設置而設置,切忌新瓶裝舊酒。韓國科學技術研究院為韓國產業的升級作出了不小的貢獻,如何實現科研產業化,韓國科學技術院技術經營學部名譽教授李弘圭介紹說:“產業發展中,如何確保自身的技術能力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眾所周知,技術轉化為產業的過程可謂困難重重,我們需要具備能夠找出潛在需求、洞察市場的能力,遇到問題有解決問題的基礎設施。”他認為,在產業發展中,明智的選擇就是政府應該牢記自身應當發揮的作用,通過最少的支持,讓企業在市場裡實現自由競爭,才是政府在產業發展中發揮的最重要角色。

  隨著山西《關於加快建設新型研發機構的實施意見》的出台,我省將迎來一批新型研發機構建設的高潮,如何把握政府支持力度的“度”字,充分發揮新型研發機構的“自我造血”功能,避免使之成為斷不了奶的巨嬰?張潤澤認為,不管什麼類型的研發機構,政府都會“扶上馬,送一程”,給予引導和支持。我省發展新型研發機構要借鑒國內外新型科研機構發展的經驗和教訓,建立新型研發機構發展良性政策環境體系,既在建立中引導,又在發展中扶持,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做好頂層設計,引導新型研發機構發展圍繞我省重點發展的14+N產業部署,在新型研發機構的人才、項目、平台,以及成果轉化等方面做好服務。

  新型研發機構以創新的形式激發科研活力,盤活體制內資源,與市場進行深度結合,歸根結底,就是要把塵封在實驗室的原創技術成果,最終打入市場。一系列的創新要素集聚起來后將激發出連串化學反應。

  山西智能大數據產業技術創新研究院成立於2017年,是由太原理工大學、山西轉型綜改示范區、北京大數據研究院聯合共建的新型科研機構,成立至今,研究院已在眼病AI診斷、人臉識別應用、線上簽証辦理等多個領域推動技術創新,實現落地應用。山西與華為公司共建的智能礦山創新實驗室,將利用工業無線控制網絡、雲計算等信息通信技術,助力山西實現煤礦提質增效,促進山西由“能源集中”向“技術輸出”轉型,為礦山智能化發展貢獻“山西智慧”、提供“山西方案”。

  近期,山西大學分別與凱賽生物、山西大地、華新燃氣、交控集團、山西建投、雲時代、華艦體育等省內外多家企業簽訂共建10余個產業技術研究院,聯合攻關制約企業發展和產業升級的“卡脖子”難題,通過以需求促進研發,以研發推進產業,將高校學科建設與山西產業發展緊密結合,打造一流“產業技術研究院”,在市場競爭中搶佔高地、贏得先機。如何用好現有的資源,充分挖掘創新潛能,借助新型研發機構去推進技術創新,打造一流創新生態,引領產業的發展?韓忻彥認為,今天的科學是明天的技術,也是后天的產品,大后天的商品,這是一個鏈條關系。新型研發機構要明確自己的功能和定位,可以不跟高校爭學術之名,也不跟企業爭產品之利,致力於推動科技成果由紙上談兵變為生活現實是新型研發機構的目標。張潤澤表示,我省下一步將完善配套政策,將新型研發機構打造成為引領前沿技術策源地、高端研發機構共同體、高科技企業孵化中心和高端研發人才聚集高地,新型研發機構將作為提升創新能力的新生力量,在引領產業發展上發揮重要作用。

Power by DedeCms